時間
更多
首頁 >> 教育 >>教育 >> 21年老牌機構韋博英語突然崩盤 西安教育局約談相關負責人
详细内容

21年老牌機構韋博英語突然崩盤 西安教育局約談相關負責人

  

a29f8c6484b94c3ce4a8e00af59898cf.jpeg


  西安市西大街銀泰百貨7樓,韋博英語大面積關停 趙彬/攝

  老牌培訓機構韋博英語成為近期培訓市場與資本市場的熱門議題。近期,成立21年的英語培訓機構韋博英語在全國多地分校,出現了停課關門現象,并傳出大批員工離職。那么,讓這家老牌英語培訓巨頭突然崩盤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在韋博英語之后,教育培訓行業是否還會有其他企業遭遇類似的資金和運營問題?

  韋博英語資金問題非一日之寒

  創始人名下有95家公司

  近日,老牌英語培訓機構韋博英語陷入“跑路”風波,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西安等地門店相繼傳出關門消息,一些學員退款無門,還有人面臨“沒課上仍要背貸款”的尷尬。

  10月13日,韋博英語創始人高衛宇通過企業微信公號發布公開信回應風波,承認由于經營失敗,資金鏈斷裂導致目前局面。高衛宇在信中表示,“會開具欠薪證明給各位員工,日后有能力的時候進行補發。”

  對于學員的安置,高衛宇稱,“已與上海EF達成一致,由上海EF接受韋博的成人學員和青少年學員,具體的操作步驟后續公布。同時,韋博英語也正在和昂立少兒、朗閣、啟德教育溝通中,以上機構表示愿意接收部分青少學員和出國學員。”

  在推送這篇創始人的公開信之后,韋博英語的微信公號再無內容更新。

  早前,韋博英語在西安鐘樓銀泰店也曝出約不到老師上課,并有學員簽約教育培訓貸的情形。隨后,西安蓮湖區教育局出面回應,稱已約談西安韋博英語相關負責人,督促其盡快和總部聯系,匯總現有生源和收費情況,拿出解決方案。

  韋博英語旗下有韋博英語、嗨英語、開心豆少兒英語三個品牌,覆蓋線上、線下、成人、少兒等多個英語教育領域。有消息稱,今年8月份,高衛宇在公司一次內部講話中,稱近期簽署了一份投融資協議,將于10月份到賬一筆2億元資金,將會解決公司轉型中的困境。

  這意味著,韋博英語的資金鏈問題早已不是一日之寒。不過,直到風波發生前,韋博英語一直在大力推廣自己的課程。據媒體報道,國慶期間,西安等地還有學員繳納學費。

  天眼查信息顯示,韋博國際英語隸屬于上海韋博教育培訓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制人為高衛宇。高管層中包括高衛宇、高征宇和高四海三兄弟,高衛宇名下有95家公司,高四海62家,高征宇28家,大多涉及韋博英語相關業務。其中,西安韋博國際語言培訓中心、西安韋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高衛宇。

  

294bd0bdc7ba2067b47e8ab02e659754.jpeg


  成也“預付費”敗也“預付費”

  培訓巨頭未能扛過轉型之困

  韋博英語創立于1998年,最多時在全國擁有超過150家門店。截至2018年7月1日,韋博英語隸屬的韋博教育集團在全國60個城市開設了近200家培訓中心。這么一家龐大的老牌英語培訓機構怎么突然就出事了呢?有業內人士指出,監管政策調整以后,英語培訓的預付費模式受到沖擊,這或是壓垮韋博英語資金鏈條最重要的那根稻草。

  事實上,去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中要求:校外培訓機構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”,對在線培訓機構做出同樣的明確要求。隨后,各省市開展了對違規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行動。

  今年7月,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的《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》再次提到“預付費”問題:“有的培訓預付費過高、合理退費難,用戶消費風險大。”按規定,按課時收費,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過60課時的費用;按培訓周期收費,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費用,并鼓勵建立第三方賬戶監管機制,保護用戶權益。

  這讓很多中小學教育培訓機構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,甚至有人感嘆熬不過這個寒冷的冬天。

  西安瑞思英語負責人方紅在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不允許教育培訓機構一次性收取超過3個月的費用,對有充足資金、有品牌的大機構影響不大,但是對一些續班率本身就很勉強的中小機構影響很大。”

  一位教育主管部門人士認為,教育培訓行業和其他民辦學校一樣,前些年在收費上實行的都是預付費制度,由于該行業本身缺乏穩定性,如果一次性付費所跨周期過長,則對消費者來說是有風險的。

 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認為,一系列有關教育培訓的規范政策出臺以后,線下機構受到不小影響,一定程度也加劇了平臺之間的競爭。

  

b20e59667a92f4d6030ca59487067224.jpeg


  教育培訓貸陷入爭議旋渦

  此前已多次發生糾紛

  為了擴充生源同時降低學員學費門檻,在韋博英語經營中,教育培訓貸扮演了重要角色并引來外界詬病。有報道稱,韋博英語的部分門店中,有70%甚至更多學員選擇線上貸款來支付學費,資金提供方涉及招聯金融、百度有錢花、廣發銀行分期貸款、交通銀行分期貸款、京東白條等,貸款金額在數萬元,如今,沒有課上了,分期貸款仍然要還。

  那么,在韋博英語的風波之中,培訓貸是否應承擔責任呢?對此,陜西涇渭律師事務所李德軍律師表示,第三方信貸機構與學員之間屬于借貸法律關系,無法為學員與培訓機構之間的培訓服務關系直接擔責。當然在借貸中,要看貸款發放是否存在嚴重失察等過錯。

  這已不是教育培訓貸款第一次遭遇糾紛。在聚投訴平臺,今年一季度受理的有關教育行業信貸投訴量就達到1714件。而在新浪的黑貓投訴平臺,除了針對韋博英語,華爾街英語、尚德機構等教育培訓機構也多次出現在投訴名單上。

  這些針對教育培訓貸的投訴大多集中在拒絕退款、誘導辦理、虛假宣傳等方面。所有針對培訓貸款“套路”的投訴相差不大:誘導學員通過分期付款來參加培訓,有的還承諾會安排工作,不過等到學員通過貸款支付學費之后,基本上就很難再“反悔”脫身了。

  教育培訓貸款作為信貸產品的一種,有著“普惠金融”的美好構想。對于一次性支付學費有困難的學員而言,選擇“學費分期”的形式,能夠幫助他們實現培訓需求。不過,在屢屢出現投訴和糾紛,尤其是韋博英語的風波發生以后,這個美好構想,卻讓困難學員的夢想再次破滅并因此背上經濟負擔,也讓這個模式遭受拷問。

  萬聯證券西安營業部投顧屈放表示,雖然培訓貸出現在韋博英語的風波中,但導致該事件的根本原因還是行業變化和其自身經營。對于教培機構而言,如果對市場估算失誤盲目擴張,又沒有建立良好的師資隊伍和口碑,那么企業就很難形成良性運轉。

  

bc7d52e0b306de39af5da61215d1ea17.jpeg


  成人英語市場萎縮

  各品牌紛紛將重心轉向青少市場

  韋博英語創立之初,正趕上二十年前第一波出國熱,高衛宇由此捕捉到了成人英語培訓的紅利。不過,近年來受在線教育沖擊、成人英語市場整體萎縮影響,韋博英語等老牌英語培訓機構所面臨的市場環境與過去大為不同。

  近幾年來,一些成人英語品牌和在線培訓機構紛紛將重心轉向青少英語。51Talk、VIPABC等先后將少兒業務獨立品牌名并作為重點發展業務,abc360甚至將在線成人口語業務全數砍掉。就連韋博英語,近兩年業務增速最快的也是青少英語品牌。

  華商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有成人英語培訓業務的英孚教育,其主要業務也以少兒英語為主。而在西安幾家大的英語機構瑞思學科、芝麻街英語、長頸鹿美語等機構也都以少兒英語為主。根據艾瑞咨詢的《中國少兒英語學習現狀白皮書》顯示,中國城鎮居民在教育、文化和娛樂消費中的支出在近年來不斷上升,占城鎮居民總體消費的比重達到11.4%。家長對孩子在少兒階段英語學習的重視程度在不斷上升,87.2%的家長贊同孩子在5歲以內學習英語,認為孩子的語言敏感期為3-5歲,另外由于英語相比其他學科有工具型的屬性,62.7%的被調查家長認為英語作為必備的語言工具,有非常強的實用性。

  相比于青少英語,成人英語培訓有著諸多先天不利條件。成人剛需市場大多集中在四六級考試、雅思托福或職業考試等,但這類考試備考周期大多不會太長,用戶考完以后不會再去續費。在消費習慣上,參與成人英語培訓的很多是在職人員,對于消費決策的反應迅速,一旦決定不再學習,就可能會停止續費。

  屈放表示,英語培訓市場競爭很激烈。由于同質化嚴重,成人英語需求被分流,同時成人消費者工作較忙,學習時間少,有惰性,學習效果不明顯,所以續費積極性相對比較差。而且在培訓品牌越來越多以后,各機構的獲客成本也在不斷提高,這都會影響業務盈利。

  


  向在線教育轉型等于燒錢

  韋博英語恐怕不是孤例

  隨著在線教育崛起和互聯網風口的涌現,在線培訓被視為行業風向之一。不過,發力線上教育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。

  易觀國際教育行業分析師楊旭表示,現在不少培訓機構(尤其是在線教育機構)都在采用這個套路:模式設計-找風投-燒錢搶市場-融資-套現。它們對于傳統培訓機構所看重的預收賬款并不非常依賴。

  這也導致了韋博英語試圖發力線上產品“韋博嗨英語”,卻一直不被業內看好。因為從運作模式上看,韋博英語的運營流程過于傳統,不太符合當前市場“流行”趨勢。

  陳禮騰表示,對于在線教育而言,潛在用戶的獲取需要投入較高營銷成本,而獲得一個真正付費用戶的成本則更高。由于獲客成本過高,前期持續投入加上盈利周期長,教研、產品、技術都要重度投入,導致在線教育企業大多處于燒錢階段,商業模式本身就是摸著石頭過河。一些平臺通過不斷砸錢來獲取流量,再靠漂亮的數據來獲取融資。

  這說明,韋博英語的風險并不是孤立存在的。對資金鏈的考驗不僅存在于韋博英語等傳統培訓機構,同時也暗藏于新興的在線培訓機構之中。屈放認為,教育行業的錢其實沒有想象中那么好賺。在擴張和融資的誘惑之下,企業很容易遭遇資金周轉不利的危機。特別是一些極度依賴營銷的機構,不間斷地買流量,資金鏈條相當脆弱。

  對于一些流傳的“很多培訓機構都不賺錢,都是花錢買流量”的說法,在培訓行業深耕十來年的方紅并不認同,“從前期投資來講,培訓機構的確賺錢比較難。一個中型的培訓機構啟動資金一般都是兩三百萬,因為必須要把學生購買的課時消化完,另外房租成本、辦公成本和市場成本算下來,利潤是比較微薄的。如果一個培訓機構能在兩年以后實現盈利,這都是很不容易的。”她舉例說,如果經營者在經營期間僅僅處在維持運轉狀態,沒有成功實現產品升級轉型,全面提升研發和教學能力,改變只靠老師自生產的局面,那就會很快出現現金鏈脆弱,不僅人力成本讓經營者難以掌控,機構還要陷入對名師的依賴等惡性循環上。所以,追根到底,做教育培訓還是要有一定情懷,如果僅僅依靠現金鏈很容易出問題。

  “一個成立21年的老牌培訓機構突然之間瀕臨崩盤,理應給從業者帶來觸動。現在已經過了花錢買用戶的粗放競爭時代,教育行業需要去除浮躁,重新理清思路,清晰自身定位,不要過多貪圖大和全,穩扎穩打專注主業才是長久之道。”屈放表示。

  巨人教育西安學校校長張濤稱,“研發和教學質量是培訓機構的生命,有質量的機構續班率才會高,高續班率對管理的要求就更高。死掉的都是質量有問題沒有獨特研發的機構。續班率高的機構現金流不會差,也不怕監管的要求。” 記者 李程 李王艷 杜娟

來源:華商網—華商報

  免責聲明:以上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刪除。


技术支持: 善建站 | 管理登录
体彩6+1开奖结果